横断天路,国家步道开辟背后的故事 | 野孩子徒步公开课回顾
2017-05-10
2527

野孩子徒步分享请到的嘉宾是海儿,国家级运动健将,从2010年10月1日至今已七次成功带队登顶云南5396米哈巴雪山;2011年8月1日登顶新疆7546米慕士塔格峰;2012年10月7日和2015年9月6日两次登顶四川6168米雀儿山;2014年2月15日登顶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2015年8月12日登顶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斯;2016年7月26日带队成功登顶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

海儿将要在此给大家分享穿越大半中国,走出了一条最美徒步路线背后的故事。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国家步道和横断天路国家步道

国家步道,在欧美各国发展历史悠久,早就成为国民生活的一部分,而中央政府或政府部门在国家步道的建设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而且以立法的形式确定国家步道在国家制度中的地位,各国对国家步道也有了基本的共识:国家步道:是指跨越国家典型自然特征地,以及各类遗产地的长跨度、高等级的步道,是由国家或国家部门负责管理的步行廊道系统。

中国“横断天路”国家步道,最初源于《中国国家地理》几位媒体人策划出版一本名为《大横断》的书,而当洛克线、贡嘎转山、环虎跳……一条条路上的风景,被数十位摄影师陆续传回,一个将沿线经典徒步路串连成“横断天路”的想法,在2015年10月不禁萌芽。进而,一个更大胆概念诞生了,他们策划推动中国的第一条长距离国家步道。

最开始,我参加了《大横断》这本书的拍摄工作,我当时是作为摄影师的助手参加四川格聂雪山的拍摄工作,包括巴塘、理塘。我们拍摄是在5月份,当时有几十个摄影师在横断山区拍摄照片。

横断山脉纵穿西藏、青海、四川、云南、甘肃五省,是我国独一无二的跨越最多省的最长最宽最典型的南北走向山系。横断山南低北高,南至中缅边界山区,北抵达青海西藏四川交界咽喉部位扎尕那,东起四川邛崃山,西抵西藏舒伯拉岭。它包含着三江并流等世界级景观,6000米海拔以上的雪山层层叠立,海拔高差大,在小区域之内就能有丰富多层次的景观,是一个天然的生物基因库。

这是一片太美丽的土地,消失的地平线彼方有着世界上其他长距徒步线路都不具备的自然地理、生态生物和人文历史资源,沿线的地貌、民族、物种之丰富,让PCT、AT甚至CDT这样的线路都显得逊色。

横断天路,近年由民间组织策划,以期“自下而上”推动建设成中国首条长距离国家步道。这条试图打通的国内最长徒步线路,从云南大理出发,跨川、滇、藏、青、甘5省,到达甘南的合作市,全长2500公里,从南到北纵穿横断山腹地,集合中国最精华多样景观。

在国家步道系统近乎空白的中国,上千公里毫无资料,想要从民间自下而上推进,勘探和建设出一条正规的国家步道系统,就需要更多的户外爱好者来做这件事情,所以在2016年8月29日,横断天路的投名状横空出世。

我正是看到这个“投名状”报的名,经过海选入围横断军团,成为128人中的一份子,在9月16日,经过三天和一个通宵的资料查阅和工作,做出了一份近20页一万多字的“横断天路”勘线投标书,成为第一支中标的队伍,队员有我、青岛摄影师曹剑,重庆户外爱好者肖亮三人。

当时组委会是以招标的形式,招标这些志愿者的,首先是报名,通过海选,然后进入一个大群,叫做横断军团。当时我投标的是第三段(上图)东子到康定,后来路段做了调整,我们从三岩龙到康定勘线完毕之后,我又与队友王焕友勘查了嘟噜村到麦地龙(因第二段线路太长做了调整),我一共勘查了两段。

经过几天紧张的准备,我们三人于10月2日在成都集合,10月3日到达九龙,10月4日到达第四段的起点田埂村。

我们的起点是九龙的田埂村,当时我们到田埂村的时候是住在一个老乡家里,他们很热情很淳朴,他们和外界接触的也很少。70多岁的大爷和我们说,还是几十年前看到有地质勘探队的人来过,差不多就再也没有外人过来。

田埂村主要是藏族和汉族居住地,我们住的家庭是汉族,当时我们去的时候,刚好主人的女儿和外甥女采摘了很多蘑菇,他们很热情的邀请我们一起吃。把鲜蘑菇放到炉子上烤,撒一点点盐,非常的美味鲜美。

还从树上摘下新鲜的松球,用火烧,剥下很新鲜的松子给我们吃。

10月5日早上从田埂村正式开始徒步,第一天就爬升1000多米,从海拔3100米的田埂村走到海拔4300米的垭口下扎营。

这是我们当时经过的一些地方,有高山草场,也就是牧民用来放牧的牧场,还有原始森林。植物大部分以青冈树和高山杜鹃为主,青冈树树下长的是很鲜美的松茸。

当天下午5点多,我们就到达了垭口的位置,开始扎营,这个地方海拔4300米属于高海拔了。

营地旁边有个非常漂亮的海子,高山湖泊。关于这个海子还有一个故事,在我们借助的那个汉族家庭的时候,听他们讲,有一次他们爬完山在海子旁边休息,看到从湖中间冒出很大泡,好像有一个巨大的生物在水中。

第二天我们要翻越4600米垭口,然后一路下降经过一个河谷到达2300米的八窝龙乡,全程下降2300米,这一天的强度比较大,一天走了近12个小时,全程大概有20公里,还要沿途进行标记,在手机软件上记录轨迹,对营地、水源、岔路等进行标注,还要对路况、森林、高山草甸、石海、沿途动植物进行拍摄。

这条路是一条茶马古道,在过去是田埂村到八窝龙乡的唯一通道,外界没有人走过,70多岁的老村民告诉我们,只是很多年前曾经有地质队的来过,再无外人走过。但是这条古道的风景也是非常不错的,有溪流、河谷、高山草甸、高山海子、石海、森林。

下去之后是一个很长的河谷,以前没有通公路之前,田埂村到八窝龙乡的唯一通道。即使现在修了公路,人们还是会走这条路,因为公路会绕很远。

这就是八窝龙乡,在雅砻江边,这里居住的人不算少,主要是汉族和藏族人。

走这段路的时候还发生一个小插曲,吓坏我了。下午在河谷走的时候,肖亮跟向导走在前面,我和曹剑因为还要记录、打点和拍照就走在后面,而曹剑又因为拍照耽搁了落在我后面。

我在过了一段独木桥后,突然发现一滩血迹,我非常惊骇,因为那天整个山谷只有我们四个人在走,而前面只有肖亮和向导,他们在河谷中段之后就没有再等我们。

那一定是有谁过河不小心摔倒受伤了,要赶紧出去到八窝龙求救,才不会等我们。山谷里完全没有信号,对讲机也联系不上,我只有顺着一路的血迹,拼命往前追赶他们,也顾不上等曹剑了。

结果追了快两小时到山谷口,已经看到村口的房子了,还没看到他们。快下午六点了,天又快黑了,曹剑在后面还没看到影子,也不知道前面的队员伤得怎么样,又担心后面的曹剑是不是迷路了走不出来。那时候我真是心急如焚,还好等了一会,远远的看到曹剑出来了,然后跟曹剑一起走到村子里。

看到村口一户人家,就问他们是不是看到两个人,是不是有人受伤了,村民说没有人受伤,都好好的,我这才把心放下来。后来赶到八窝龙的客栈,跟肖亮他们会合才知道,那滩血迹是前一天山民打猎动物流的血,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我们在八窝龙乡修整了一天,还找当地的村民买了松茸炖土鸡给大家改善生活,恢复体力。

八窝龙乡,在雅砻江边,旧时是这条茶马古道很重要的一个驿站,也是马帮的落脚补给点,马帮在此一般会停留两三天。雅砻江上最开始两岸来往的交通工具溜索,竹编的缆绳用黄油保养,随着时间的变迁,逐渐的过度到钢索。目前国家已为当地修建了桥梁,溜索已成为了当地人过去的一种记忆。

从八窝龙到上团乡运脚村一直沿着雅砻江走,之前也是一条茶马古道,现在已经扩宽为土公路,沿途要翻过几座四千多米的垭口。

这里就是上团乡运脚村,我们在这里修整了半天。

在这里也买了当地的土鸡和野生菌,来改善生活,非常美味,野生菌是山里纯野生的。其实整个徒步过程也很辛苦,在露营的时候只能吃一些方便食品。运脚村这里还有野温泉,我们也去感受了一下。

运脚村到放马坪村要翻过两座四千多米的山,盘山土公路,有108道弯,下到谷底是一个生机盎然的世外桃源,风景非常优美,藏民的房屋沿河谷两岸错落有致。

这里就是放马坪村,当时我们很辛苦的翻过2座4000多米的山和垭口,下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非常惊喜,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世外桃源。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果不是因为横断天路,我可能永远不可能来到这么漂亮的地方,看到这么漂亮的美景。

当时,我们住在一个藏民家,母子二人,非常热情、淳朴善良,只会很少的汉语。他们拿出家里最好的食物招待我们,小伙名叫长青,19岁,平时以放牦牛,挖虫草,捡野生菌为生。

这里的村民高度自给自足,比较富足,他们连电都是每家每户,自己利用水力发的小水电。长青的妈妈,至少问了我五遍以上:你们明年还来吗?长期的与世隔绝,使得他们很渴望与外界交流,向往外面的世界。

长青的妈妈,大清早就去挤牛奶

这是我们三个和长青和他妈妈的合影,当时我们灶炉上烤牦牛肉吃,非常美味。

从放马坪到莲花湖村是无人区,三天的路程,这也是一条茶马古道,经过一个叫“大草坝”的地方,这里是放马坪的冬季牧场,风景非常漂亮。

从大草坝经过一片原始森林爬升一千多米到达一个高山牧场扎营,我们住在藏民放牛的棚屋里,这里是夏季牧场,牧民夏季在这里放牧牦牛、羊和马匹,冬季下山了。这里有几个很大的海子,藏民根据它们的形状取名为“长海子”、“方海子”、“大海子”。

这上面是一个海子群,当地人给这些海子取名都是根据它们的形状,长的就叫长海子,方一点的叫做方海子。

我们到了4300多米的高山牧场,就住在当地人放牛住的棚子里,也就是牛棚里。其实牛棚不是给牛住的,是给人住的。因为高海拔地区天气变化无常,我们上去的时候下着小雨,温度很低,所以就决定不扎营住在牛棚里了。

这一段会看到几座五千多米的雪山,然后下到山谷沿河谷一直往下走到合合海子,合合海子现在叫“莲花湖”。

从高山牧场到合合海子,也要经历一个非常漂亮的峡谷,这里平时除了当地人放牧,并没有外人走,不是一条成熟的路线,我们去就是想要勘探出来。

这个地方就是合合海子,合合海子也叫“莲花湖”,相传是莲花生大师修行的地方,湖边以前修有一座寺庙叫莲花寺,现在只剩下残垣断壁。

与莲花湖相距7公里的地方是“月亮湖”,风景优美,形状像一轮弯弯的月亮,堪比九寨沟还美,属于尚未开发的风景,外界知道和来的人不多,有一条比较经典的徒步穿越线路就是莲花湖到伍须海。

月亮湖边就是国营林场,有客栈有小卖部,从林场下去三四公里就是苦西绒村,现改名为莲花湖村,村里也有客栈,接待游客和徒步者食宿。我们从田埂村到莲花湖村这段路的向导就是这里的,我们就住在他家,之后我们走子梅垭口到贡嘎寺再到康定,这段是很成熟的徒步线路,我们就不需要向导了。

这是不知名的野果

我们住在向导的家里,这是向导的妈妈,再给我们做吃的。

这是我们向导的女儿,11岁,一个漂亮的藏族小姑娘。

这里就是非常著名的4550米的子梅垭口,是绝佳观景台,在这里能看到贡嘎雪山全貌和无敌云海。我们当天就在子梅垭口扎营,后来还下雪了。

第二天我们从子梅垭口到贡嘎寺。

从子梅垭口下到子梅村再到贡嘎寺扎营,贡嘎寺位于贡嘎主峰脚下,至今已有六百余年历史,为历代贡嘎活佛之修行闭关圣地,也是观看贡嘎主峰的绝佳之地,这里就是贡嘎寺。

从贡嘎寺经过莫西沟河谷,翻过4906米的日乌且垭口下到格西草原,沿着河谷一直往下走到老榆林电站,然后再到康定,就到了第四段的终点了,这部分线路比较成熟,每年都会有很多徒步爱好者环贡嘎徒步。

这是当地的藏民在徒步转山,走贡嘎环线。

这条长长的峡谷就是莫西沟

这里就是日乌切垭口,海拔4950米,也是整个横断天路2500公里最高的一个垭口,必须要翻过它才能到达康定。当时我投标投的就是这一段,从麦地龙到康定,后来因为第二队的线路太长,走的时间太长,完成任务艰巨,后来又重新划了一段路线,从嘟噜村到麦地龙,由我和另外一个队友去走。

在格西草原河谷,我们碰到一对外国夫妇,男的居然还会说很多简单的中文,他是连续第五年走贡嘎环线了,前面四年是他自己走,今年还带了夫人一起来走,我在想如果将来“横断天路”国家步道开辟出来,一定会有全世界各国的户外徒步爱好者来走,这一定是一条全世界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史诗级徒步线路。

这是我们整个横断天路八段,走过的地方和轨迹。实际上整个横断天路,勘探过2段。

可能大家对于我们勘探横断天路的具体执行,还不是很了解。18个人2500公里63天,18个人有8个段,同时几个人都在勘探线路。我和另外两个队友,其实都勘探过2段线路。

在格西草原河谷,我们碰到一对外国夫妇,男的居然还会说很多简单的中文,他是连续第五年走贡嘎环线了,前面四年是他自己走,今年还带了夫人一起来走,我在想如果将来“横断天路”国家步道开辟出来,一定会有全世界各国的户外徒步爱好者来走,这一定是一条全世界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史诗级徒步线路。

以上内容由海儿原创,图片归海儿所有

如需转载请联系野孩子公众号

小野 达人

大家好我是小野

文章总数
94
阅读总量
375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