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ana elk hunting 蒙大拿州猎马鹿

Explorer

Nick Xu

好基友RC又来猎人群召唤一起去猎马鹿,我马上积极响应。和他一起芝加哥打白尾鹿开始,一起去加拿大打驼鹿moose,黑熊,去非洲猎狮,。。。。。。一起猎遍天涯海角

响应的猎人有8个,我们抽签决定谁去,我幸运的抽中了,另外有Tony,他也是纽约的老猎人。一位兄弟临时去不了,加拿大的以前一起猎moose的李医生补上了。

这次4位猎人都是老手,让我充满信心。

本来我弟弟也要带孩子从国内飞过来加入,我还因此买了向往已久的RV trailer。决定横穿美国来个大road trip。可惜他有事没来。

路上的风光会写在另一篇房车游记。

直接跳到打猎。

经过10几天的跋涉,半夜1点我到了农场。事先约好早上5点起来打猎。我只睡了4小时就精神抖擞的起来了。猎导早上过来,和我握手后说,你听到了elk的叫声吗?我一听,还真是,大群的elk在鸣叫,离我们不远。

猎导告诉我们,他们事先侦察好,大约有3群elk(elk是群居动物,而且是大群居),分别大约是300多只一群,150只一群,50只一群。我们现在听到的那群大约是300多只那群。

猎elk的方法呢,我们很难直接爬过去,因为鹿群有很多放哨的鹿,远远就会看见我们,闻见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去半路伏击拦截他们。

我们开着2辆车,往山上开,沿着以前的伐木道路。

6点钟,天还没亮,我和Tony和一个猎导Mike,在半山腰埋伏。RC,李医生和猎导Phil去山顶埋伏。

Montana的大山,大部分是光秃秃的野草和灌木,因为这里总的来说很干,小部分是树林,在比较潮湿的地方。视野很好。

我们用望远镜远远看着巨大的一群elk往山上慢慢的移动,这种奇景是我以前在美国东部没有见过的。

慢慢的,他们走到离我们越来越近,猎导猜测的行走路线很准,现在鹿群离我们大约400-500米。这种壮观的elk群体迁徙,我以前从没见过,非常令人激动。

整个过程缓慢无比,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鹿群过去了一半大约150只,猎导对Tony说,可以选一只开枪了,距离425yard那一群有大母鹿,我们买的只有母鹿票。(公鹿要抽签,很难买到。)

我拿着摄像机,Tony说要瞄准小树右边的鹿,没想到他其实打得是更右边的大鹿。

第一声枪声响过,我在摄像机里没有看到鹿中弹,但是旁边Mike说中了,他拿着望远镜看呢。过一会儿,那鹿据说转了一个身,Mike说再补一枪,Tony又扣下扳机,鹿立刻倒下。

然后Tony把枪给我打,但是他和我用瞄准镜习惯很不相同,他把瞄准镜放在25倍,视野很小,鹿放大很大。鹿群受了惊吓,第一声枪响出乎意料它们搞不清哪里来的,第二声他们清楚的知道枪声来自我们这边,所以逃离我们,但是走的不快,不像我们东部的白尾鹿,一点声音跑的飞快。我在瞄准镜里看到一群鹿挤在一起,我只有一张票,不能一枪2只,就跟着瞄。。。

瞄啊瞄,它们就是挤在一起我没法开枪。一会就走到山坡顶部天际线了,无法开枪,因为不知道天际线后面,山坡那边有没有人。这是持枪4大安全原则第四条,know your target and what's beyond. 我只好放弃了开枪。

我们走上山坡,鹿群已经远去不见了。希望他们走上RC和李医生他们埋伏的山顶。

开始寻找Tony打的elk,上坡下坡站的角度不同,视觉差距还是蛮大的。

我们让Tony走前面寻找,这份找到的乐趣必须留给他自己。很快就找到了,好大的一只elk。

神枪手Tony 425yard 2枪都打中心肺!

另一组的猎手们:RC,李医生和猎导Phil,共打到3只。 

他们听到我们的枪声后,观察到Elk群往旁边山头前进,他们就包抄过去,匍匐前进,孩子也跟着过去了。大概在100yard的远处,隔着一个山谷,李医生对着一群elk中的一只母鹿开枪了,他实在是太激动了,这位靶场400yard5发5中的神枪手,居然没打中!

那就再来一发吧,鹿群虽然骚动往远处走,但是还是有的是可以打的目标。然而怪事又发生了,枪卡住了排除卡壳后,李医生上了一发子弹,再次开枪,这次一只鹿直接倒下,后来发现是爆头了。

接下来RC和猎导接过他的枪追过去,RC在30yard的地方遭遇了鹿群,直接干脆利落干倒。这么近用这种远程狙击枪和镜子,难度还是蛮大的。猎导也打中一只,后来追踪血迹找到了。

这下子5个猎人收获4只鹿,处理肉成了一个巨大的工程。

Tony用了传统的Field Dressing,先去内脏,然后运回整只鹿回农场吊起来,扒皮,切大块,最好吃的排骨都不浪费。去掉内脏后360磅。

RC李医生用了西部大山常用的方法,不解剖肚子,扒一侧皮,卸下2条腿和背脊肉,还把手伸进去揪下来里脊肉。翻身,另一半照做。这种方法大大加快了速度,可惜浪费了最好吃的排骨,当然要是有时间也可以慢慢把排骨上的肉剔下来。西部大山打猎往往要步行很久,所以尽量只把肉背出来,骨头留给熊狼和山狮。

猎导买了密封的机器和塑料袋,大家在农场房子里收拾肉,16条大腿一字排开,非常震撼。。。

下午我午睡了一会,毕竟早上只睡了4小时。起来后Tony陪着我去一个水源附近守了2小时,空手而归。

Savage Axis 2 6.5 Creedmoor + Vanstarry 5-25x50 Scope

风景如画

当天晚上party,我家领导烤了一些elk里脊,还烧了骨头汤,得到大家好评。

来了几个白人朋友,我还担心他们看着骨头汤样子难看不喝,(我的电锯带错了,后来用锤子砸的骨头,骨头样子很破烂),没想到他们尝了尝,连骨头带汤全给啃光了,一点都不顾优雅了。

推荐一个Kick'n chicken调料,做各种肉都很好吃。骨头汤就很简单啦,过水,姜葱煮。

https://www.amazon.com/Weber-Kickn-Chicken-Seasoning-Made/dp/B00BFITRRS/ref=sr_1_3_a_it?ie=UTF8&qid=1537903057&sr=8-3&keywords=kick+n+chicken


第二天早上6点,猎导Phil带着儿子带我去巡山。昨天那300只elk的大群今天被吓走了,没下山来。我们在山上转啊转。路过昨天仍elk内脏的地方,一只黑熊慌慌张张的跑走了。要是有tag,肯定是收获了。这里视野好,熊要在射程内跑很久。

停下来用望远镜扫描一会儿,然后继续走。一会儿天开始亮了。Phil说看到远处4miles处有大约50只elk。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用8x望远镜看半天啥也没看到。

然后开车往那边走,说是4miles,但是隔着山,要开2小时。其中一段路为了抄近路,从山顶沿陡坡要往下开。

在山顶,我还是从望远镜中看不到那群鹿。Phil拿过我的摄像机90x的zoom,拍给我看。果然在那里,我太佩服他了。

要说我在周围,察觉动物的能力也是卓越的,我经常看到鹿,而身边的人半天都看不到。

然后开车往那边走,说是4miles,但是隔着山,要开2小时。其中一段路为了抄近路,从山顶沿陡坡要往下开。

在山顶,我还是从望远镜中看不到那鹿。Phil拿过我的摄像机90x的zoom,拍给我看。果然在那里,我太佩服他了。

要说我在周围,察觉动物的能力也是卓越的,我经常看到鹿,而身边的人半天都看不到。

摄像机zoom 1x,你看得见吗?

30x呢?

90x你要是还看不见,那我也帮不了你了。

 
从山顶下坡前,Phil问我,要不要下车走下去,那个坡实在太陡太吓人了,说上次RC的朋友就是走下去的。我说我虽然也害怕,但是信任你,尤其是你儿子也在车里。然后我心悬在半空下去了。

我们开了2小时,才绕道一个地方,Phil估计鹿群会走这条路,遗憾的是鹿群不是总是按照规律的,随机性也很强。我们没有伏击到它们。

总共在山上转了4小时,没有机会,就回去休息了。

下午,我们决定去带着孩子们打靶,有800yard的靶场。

农场的高大上定制枪和$2000的镜子很棒,我的$250丐帮Savage Axis 2配$250 Vanstarry 5-25x56表现不俗,400yard,800yard调节很准,我女儿第一枪就中了400yard,后继有人。

子弹用的是Hornady GMX铜弹。

因为明天一早我就要离开,我们4人只有我还没有收获,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傍晚,大家决定全陪我进山。在山里转啊转,2小时了,毫无鹿的踪迹。

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分析这样转不如去水源附近守。就去昨天守的那个水源,熟悉。不过昨天守的太近100yard,今天我们要远远的守着观察。

Tony很厉害,地形都记得,我们远远的在一个山坡后把车停了,我和Tony走过去,打算在离水源400-500yard的地方观察。走进一个树林,我两就发现地上有大量的新鲜粪便。Tony赶紧往回跑,要RC把车停更远一些。一会他跑回来,然后树林里突然有鹿群被惊动了,我赶紧把枪从盒子里拿出,上膛,走过去靠树,瞄准,瞄准镜里可以看到鹿群,但是树林太密,树枝太多,无法射击。

树林不大,鹿群跑出去,我把背包一扔,提着枪追过去。追出树林,是一个草地山坡。


鹿不见了。追过去,前方和右边都是小树林。我们找了一个视野好的地方坐下,等着鹿走出树林。枪架好,测距仪测好参照物。我盯前面树林,Tony看右边。这次我吸取教训,镜子放在5x。右边那棵树280yard。

突然Tony叫,鹿,鹿!!!

我转身,Tony把镜子旋钮转到300yard,那只鹿站在参照物280yard那棵树更远一些大约300yard。总共大约有5-6只鹿,一只比较大的孤零零站着,其他比较小的挤在一起。我本来想打一只小的,味道好,肉已经太多了,我们带不走全部。

但是这种射击机会稍纵即逝,我不能错过,万一它们跑起来就全没了。我果断把瞄准镜十字移回那只单独站着的母鹿,心跳很快,只有2脚架支撑,300yard十字放在鹿身上抖得厉害。

扣下扳机,鹿晃了一下,明显打中了,但是没跑,我立刻再推一发,再次扣下扳机,路还是没动,第三发响了,鹿倒下。

我两high five。我激动的发抖,所谓的buck fever。

很容易就找到了。我发现第一发打在后腿,第二发打在前腿,第三发心脏。

联系了RC,他把车开过来,孩子们下来7手8脚的一起解剖鹿,必须让他们学会食物的来源,牛排不是树上或塑料袋子长出来,而是这样宰杀动物切割出来的。

我最后一个猎人,最后一个傍晚,没有猎导的帮助,在最佳小伙伴们的帮助下,完成了此次旅程完美的结局。


发布时间: 2018年9月28日
评论
0

还没人评论呢

收藏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