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墨西哥漫游&危地马拉西语学习之旅|墨西哥篇(上)

Explorer

大叶

这是一篇攻略和个人体验交织的旅行笔记。

先介绍下背景:女,中国护照,英语还算流利,西班牙语在出行前用Busuu很散漫地学了一个月,约等于零。

签证:空入墨西哥使用美签,危地马拉需要另外申请签证。

墨西哥的主要目的地:墨西哥城,特奥蒂瓦坎 (Teotihuacan),圣米格尔·德阿连德(San Miguel de Allende),瓜纳华托(Guanajuato)。

2018年10月10日,我独自踏上了中美洲之行的旅途。

这趟中美洲之行的首要目的是去危地马拉的旧都安提瓜学西班牙语,为之后去南美洲做准备。因为危地马拉和中国尚未建交,签证只能在第三国办理,一番研究后选择了墨西哥城。

DAY 1

我于周三下午从加拿大渥太华飞抵墨西哥城,而危地马拉使馆的工作时间是上午9:00到下午1:00,只能第二天一早去办理。

用美签入境墨西哥很顺利。取行李之后走到机场大厅里,有很多小窗口可以兑换当地的货币:比索(peso)。汇率会有一些差别,不赶时间的话可以多走几家对比下,在墨西哥机场换钱并不比城里其他地方的汇率差,之后在青旅和其他小伙伴聊天时不少人懊恼没在机场多换点。危地马拉就不同了,机场的汇率低到令人发指,千万不要入坑,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本想打Uber去订好的青旅,结果每次到最后一步确定接驳位置的时候都提示出错。后来在安提瓜遇到的中国小伙伴告诉我,中美洲不认其他地区的银行卡,需要在Uber上提交该问题,由公司帮忙解决。

之前查攻略,墨西哥城的出租车是出了名的混乱,经常对外国游客漫天要价,遂决定改乘地铁。地铁倒是很容易找到,如果住在城中心位置,直接坐5号线,在LA RAZA转3号线即可。5比索一张票,只要不出站就可以无限次换乘,和曾经的北京地铁一样。因此很多小商贩会选择买一张票在地铁里呆一整天,在各个车厢里流动做生意。

在墨西哥城的这段时间,我最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就是地铁,对3号线和5号线简直不能更熟悉,因为去北站(AUTOBUSES DEL NORTE)买巴士车票也要在LA RAZA换乘,在(Hospital General)下车还可以步行到Plaza Luis Cabrera附近的老住宅区,那里有很多家口味正宗的Taco店,Tacos frontera,Tacos Alvaro Obregon都是不错的选择,前者不知道为什么在谷歌上没什么评论,口味真的是超级赞。

早就听说墨西哥的地铁不安全,后来在危地马拉大使馆偶遇同样前去办签证的华为兄弟说他来墨城多年,从没坐过地铁,小偷小摸不说,还可能遭遇抢劫。不仅如此,之后和墨西哥本地的朋友吃饭,他也说自己住在这里几十年,从来没敢坐地铁,所以个人经历并不能代表普遍情况,请谨慎选择。

我出发前在hostelworld上订了青旅,价格十分美好,住在一个6人的宿舍里。老板英语十分流利,长得还很帅。旅馆在4楼,门卫大叔用西班牙语说了半天,我除了Hola之外一句也没有听懂,这时原本站在门外像是路人的小哥走了进来,用英语问我是不是要登记,然后又用西语和大叔解释了一下,瞬间得救。

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不会西语要想在中南美洲独自旅行,同时体验原汁原味的本地生活基本不可能。

原来小哥也是青旅的住客,上楼的时候聊了几句,小哥叫Mike,加拿大人,和我坐的是同一架航班!之后一起check in,又约好一起去市中心逛逛。

宪法广场(Plaza de la Constitución)附近有很多殖民地时期的老建筑。主要景点包括:

  • 大神庙Templo mayor 周一闭馆,其他时间9:00-17:00开放
  • 首都大教堂(Metropolitan Cathedral),7:30-20:00开放,免费
  • 国家美术宫(Palacio de Bellas Artes),11:00-19:00开放
  • 国家宫(Palacio Nacional) 9:00-17:00开放,免费

除此之外还有数不清的各类艺术馆和博物馆,建议随身携带护照复印件以备查验,并注意提前查询开放时间。

邮局,现在仍在使用,最下层开放给游客参观。

DAY 2

今天最重要的事就是办理危地马拉签证。并决定拿到签证后顺便游览附近的国家人类学博物馆(Museo Nacional de Antropologia),Chapultepec公园(Bosque de chapultepec)和Chapultepec城堡(Castillo de Chapultepec)。

国家人类学博物馆周一闭馆,其他时间9:00-19:00开放。

Chapultepec城堡周一闭馆,其他时间9:00-17:00开放。

危地马拉签证材料相对简单:

  • 有效期6个月以上的护照
  • 护照首页复印件2份
  • 美签页复印件2份
  • 往返危地马拉的机票行程单2份
  • 危地马拉的住宿预订单2份
  • 信用卡正反面复印件2份,注意遮挡3位数的安全码
  • 1张护照大小彩色照片,背景颜色无要求,我用了蓝色的也没问题

使馆门口,左手边有个小窗口,直接把护照递进去,检查通过后门卫会给你开门。

注意事项:

除了照片外所有材料都是2份。

不要试图用英语跟工作人员解释后半段会陆路出境或是会选择home-stay因此没有住宿预订单之类,工作人员基本不会英语。如果你西语交流完全没问题或许可以一试,但也不建议。其实后来我用字典+乱七八糟的语法让他们明白了我的意思,但他们仍然坚持要我补齐材料。

一般旅游签有两种,单次入境和多次往返。单次25美元,只有30天,出来再入境就要重新申请了;多次出入境的是50美元,有90天。只收现金,不提供找零,所以必须提前准备好25美元或50美元。而我并没有刚好携带25美元的现金。

一系列状况直接导致我不得不订了返程机票和酒店,在附近找了家图文店把所有材料打印出来,并复印了两份,又通过一家换钱机构换了25美元现金。说起来容易,在语言不通的陌生城市做这些事情,真的把我给急坏了,毕竟使馆下午一点就关门,今天搞不定明天还得浪费半天时间。

附上地图,白色圆圈是大使馆位置,红色记号处是Office Depot,店里有台式机,可以插U盘或直接登录邮箱下载文件,设备都在后台,需要用西语请工作人员协助打印和复印。

好在回到使馆后一切顺利,工作人员审核完材料,收了签证费后让我填了张表,内容包括个人信息,父母姓名,住宿地址,去危地马拉的目的,停留时间,并贴上彩色照片。表格上交后不到10分钟,盖了签证章的护照就到手了。一看时间,12:20。

在使馆还遇到了常驻墨西哥城,要去危地马拉城出差的华为员工,说华为兄弟遍天下的确不为过。

签证搞定后回到打印店附近,对面的停车场外就可以连上超市的WI-FI,联系上Mike,他已经游览完了Chapultepec动物园,据说是免费的,有空可以去逛逛。我们决定在国家人类学博物馆汇合,由于我不能用Uber,于是把地址给Mike,请他帮我叫了一辆。到了博物馆门口,他正在吃一个巨大的Tostada,然后告诉我他已经吃完一半,实在吃不下了。于是我正好接着吃了剩下的一半,玉米饼上铺了腌制的仙人掌,黑豆泥,辣椒酱和芝麻,美味极了,彻底安抚了焦躁一上午后饥肠辘辘的我。

我们原计划参观完国家人类学博物馆后再去Chapultepec城堡,事实证明我们实在是想多了。

偌大的博物馆完全免费,3个小时的时间只够我们逛完第一层,上层只是走马观花地草草看了一眼。这里介绍了人类发展的历史,墨西哥各部落文明的发展过程。还有一些专题展厅,比如佛教,特奥提瓦坎文明等,有些有西语和英语双语注释,有些只有西语。

我很喜欢关于佛教和墨西哥古代神话崇拜的一些内容。

通过正确地看待自然,通过善意,通过善行,通过避免杀生,通过诚实的话语,通过努力维护和平,通过对自己身体、感官、思维和想法的修行,通过集中意念引起转变,从而达到觉醒。

世间万物都相互联系,并没有彻底的“客观存在”,任何微小的举动都可能引起随之而来的巨大变化。几天之后,一个美国作家在圣米格尔德阿连德的小旅馆里问了我一个与之密切相关的问题。

年岁渐长,越来越相信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并不是什么玄学,不是吸欧气就可以抽到SSS。

心心念念的东西必然会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记得童年时代要求父母把我的房间布置成森林,中间有棵树,天花板上挂下很多藤蔓,当然是被果断拒绝了。17岁时第一次翻开《百年孤独》,因为封面很情色,本以为是本小黄书,结果狠狠读了一整夜,获得了类似多年后在美东嗑药的感觉。2012年在微博里写:好吃的都在二环里面,好玩的都在拉丁美洲。格瓦拉,加西亚.马尔克斯,哈扎尔辞典,连最爱喝的调酒都叫哈瓦那之光。

旅行多年,终于走到了拉美。这样一个阴沉沉的下午,在陌生国度的博物馆里读着关于万物联系的话题,不禁感到有些恍惚。

洞穴壁画的复制品

这组泥塑象征着女性怀孕过程的三个阶段。在原始社会,人们对女性生育力的崇拜与对土地肥沃程度的崇拜有着一定的关系。而由于当时人类短暂的寿命,使得他们对生育的每个阶段都极为重视,并以各种方式庆祝这个转化的过程。

阿兹特克文化十分重要的象征:太阳之石。它于1790年被发现,曾被误认为是阿兹特克日历(Aztec Calendar)。作为一个未完工的角斗祭坛,它的背面有一道很深的裂隙,从一侧的边缘延伸到中心。在太阳石的中央,阿兹特克火神(Xiuhtecuhtli)的脸从地洞中浮现出来,他的两只手中分别握着一颗人类的心脏,舌头化作一把锋利的尖刀,正被第五个太阳之前的四个太阳环绕。阿兹特克人相信,人类生活在第五个太阳下,也称为第五纪元。在过去的四个纪元中,人类曾被怪兽,飓风,暴雨和烈焰,以及洪水所毁灭。

阿兹特克的风神(Ehēcatl),传说他戴着两张面具,风从面具下吹出,同时他也是羽蛇神的一个化身。羽蛇神是中美洲文明中普遍信奉的神祇,形象通常被描绘为一條长滿羽毛的蛇。最早见于奥尔梅克文明,后来被阿茲特克人称为克特萨尔科瓦特尔(Quetzalcoatl),玛雅人称作库库尔坎(Kukulkan)。按照传说,羽蛇主宰着金星、发明了书籍和历法,还给人类带来了玉米。羽蛇神还代表着死亡和重生,是祭司的守护神。

对中美洲文明感兴趣的你,至少要留出整整一天的时间才能把所有展馆细细走上一遍,但相信你一定会感到不虚此行。

Tips:通过简单的安检进入博物馆后,大厅左侧可以免费寄存包裹,禁止携带食物和饮品进入展馆。

出了展馆已近下午五点,折腾了一整天我和Mike都有点累,于是放弃了去城堡的计划,步行去公园转了转。

生态环境很好,小松鼠都不怎么怕人,跑过来要吃的。

居然还看到了Mobike,试骑了一下,完全没问题。

原本只想拍街边漂亮的蓝房子,启料一辆粉色Taxi碰巧入镜。看上去挺正规的,但后来听青旅的妹子说傍晚打这种出租回来的时候,司机居然将本应100比索以内的车费开价200多,妹子担心节外生枝只好认栽。建议在墨西哥城打车尽量用Uber,价格透明,既便宜又相对安全。当然之前已经提到过,需要先联系Uber解决国外银行卡不能支付的问题。

晚上在青旅附近的店里吃了Tacos,味道很不错。在墨西哥城就没有吃到过很难吃的Taco,但吃到过极难吃的汉堡,如果肠胃够强大的话还是多尝试当地美食吧。

青旅里一只叫Luke的猫

Day 3

10号就和Mike约好了一起去特奥蒂瓦坎 ,11号早餐时和澳大利亚姑娘Sally聊天,成功拉她入伙,下午又增加了韩国男生Yeonho,晚上一起吃Taco的荷兰男生Josh也说要去。就这样,到了12号早上出发的时候,队伍已经壮大到了7人。

原计划9点出发,结果德国男生Nils姗姗来迟,Josh决定先提前走,去买斗牛演出的门票,并约我们在Hidalgo地铁站台见面。等到10点,人终于到齐了,坐到Hidalgo却又联系不上Josh,于是等到事先约定的最晚集合时间后,其余6人一起去北站买前往特奥提瓦坎的巴士票。

城际巴士最有名的要数Primera plus和ETN,前者相对便宜些,在我看来条件已经足够好了,没必要再多花钱。但去特奥提瓦坎我们买的是专属的往返巴士,返程没有时间限制,从正对太阳金字塔的门出来,站在路边等,有车就可以上。进入北站大门后一直往左走,第一个柜台就可以买,柜台上方醒目地标注着Teotihuacan,往返票价共104比索。

等待区并没有很醒目的标志,一定要问清楚是不是去Teotihuacan再排队。Primera plus相对更方便一些,有专属的等待区。车况尚可,沿途会路过几个五彩缤纷的小镇,我和坐在旁边的Sally说感觉之后都没必要再去瓜纳华托了,还好没真这么干。

下车后立即被商贩包围,这时候可以直接抛出万能神句:对不起,我听不懂。(lo siento, no entiendo.)

门票较前几年有所飞涨,125比索。入园后一个当地导游走上前来毛遂自荐,向我们介绍3种不同的英文解说服务。1000比索导览羽蛇神神庙和太阳金字塔,2000比索增加参观当地手工艺品的英文解说,并提供5种不同龙舌兰酒的品鉴,3000比索则是整个园区的全套解说。我们团队最终汇集了10人,选择了2000比索的英文解说服务,平均每人200比索。个人认为龙舌兰酒品鉴和手工艺品参观的商业性质很强,解说也并不出彩,如果事先查阅过相关资料的话不推荐参加。

著名的龙舌兰酒就是由这种叫做agave(或maguey)的植物酿造而成。不仅如此,它的叶片尖端极为锋利,可以当针使用;叶片的纤维极具韧性,当地人会用它们来编制手工艺品或布料。

用绿松石,黑曜石等石材手工制作的太阳神面相

月亮神面相

品酒的重头戏是用某几种特定的agave汁发酵而成的酒Pulque,在欧洲人发现新大陆之前,当地印第安文明已经开始酿造Pulque了。它呈浑浊的奶白色,味道有些像酒酿,十分清甜可口。我们喝的是当地新鲜酿造的,并没有瓶装。

Mezcal则是将agave煮沸后蒸馏而成,我们最为熟悉的Tequila龙舌兰酒是Mezcal的其中一种,基本是用blue agave制成。图中是品尝的另外5种龙舌兰酒,右2这款中浸泡着agave上生长的蠕虫,有几个小伙伴坚决拒绝尝试。

其他一些具有墨西哥特色的手工艺品

特奥蒂瓦坎位于墨西哥城东北方向约40公里处,是一个曾经存在于墨西哥境內的古代印地安文明,大致起源于公元前200年,并在公园750年神秘地泯灭。这个文明的实际名称并没有被当时的人们记载下来,特奥蒂瓦坎这个名字来自于后来的阿兹特克文明,意为“众神诞生之地”,它的中央有一個沿南北向绵延4公里的轴心广场,被称为亡灵大道。印第安人的金字塔不是陵墓,而是用于祭祀或占卜。

核心建筑包括月亮金字塔,太阳金字塔和羽蛇神庙。园区内所有的说明都是西班牙语,因此强烈建议前往这里之前阅读一些与这段文明有关的历史,带着这些理解去感受文明的伟大与脆弱。

正前方便是太阳金字塔

太阳金字塔

导游提醒我们仔细观察太阳金字塔的阶梯,从正面看是一个人体的形状。最上方是脖子,双手平举,下方是躯干,双腿向斜下方两侧伸展,唯独没有脑袋。因为特奥蒂瓦坎文明崇尚活人献祭,祭司会在月亮金字塔上把献祭者的头颅砍下,并从金字塔顶扔下;心脏挖出,供奉在太阳金字塔的祭坛上;肉则和玉米一起做成食物供人享用。当太阳升至金字塔顶时,恰好在阶梯的顶部形成了头颅,用心脏献祭的仪式宣告结束,献祭者也在此刻成为神。

众神诞生之地,在这个传奇名称的背后,竟是如此血腥的往事。尽管这是一段不可考的野史,但在当时的情境下听来,仍令人不禁汗毛倒立。而后来的阿兹特克文明和玛雅文明中用活人献祭的传统,也让这种说法具有了一定的可能性。

亡灵大道尽头便是月亮金字塔

羽蛇神庙

从太阳金字塔顶俯瞰亡灵大道

德国男生Nils贡献的全景图,从月亮金字塔眺望特奥蒂瓦坎

回到旅馆后正准备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谁知群里(一起逛特奥蒂瓦坎的小伙伴们在whatsapp上建了个群)又相约傍晚去市中心观看墨西哥著名的蒙面自由搏击(Lucha libre)表演。

我们到得太晚,场中心的票早已售罄,又不敢从黄牛手里买,只能在外场远远观望。

听起来很暴力,实际上以表演为主,类似美国的MMA。搏击者们带着面具出场,气势磅礴,打斗场面与其说是为了争输赢,不如说是为了让画面更炫酷,更出彩!搏击者们使劲浑身解数,凌空飞跃,前空翻后空翻,配合一些预先设计好的情节,让整场比赛既有笑点,又有让观众瞬间群情激昂的引爆点。当场中央的观众齐声高呼着不知是什么意思的口号时,我居然有种莫名的感动。

距离太远,画质太渣就不放搏击现场的图了,拍了一些场外夜市销售的面具。

回到旅馆已近午夜,第二天上午将前往圣米格尔德阿连德,原来并不打算去这个小镇,但不知何故,瓜纳华托几乎所有酒店周末都被订满,只剩下价格极为昂贵的几家,我又是个对住宿要求不高的人,索性先在圣米格尔德阿连德住一晚,第二天再坐大巴去瓜纳华托。

至于圣米格尔德阿连德和瓜纳华托的故事,就放在下一篇里吧。

发布时间: 2018年10月22日
评论
0

还没人评论呢

收藏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