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末美国内华达州荒野4天狩猎记

Explorer

大叶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我想起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机缘巧合,这个冬季在拉斯维加斯暂住。原以为内华达的荒野并不适合打猎,结果谷歌一番后发现,这里尽管没有鹿、熊这样的“大货”,但黑尾杰克兔、郊狼、獾、貂、臭鼬、浣熊和环尾猫都属于非保护动物,狩猎它们甚至不需要猎照。


△Lake Mead附近的荒野


我们原本计划去Lake Mead附近的Muddy Mountains狩猎郊狼,前期去踩点的时候甚至在码头见到一只,距离我们不到100码。但因为地处国家休闲区,限制颇多。于是决定从拉斯维加斯一路北上,前往荒野,找到合适的猎区就地露营。


第一天


拉斯维加斯北部最近的猎区位于Coyote Spring,狩猎郊狼必须要有耐心,很难像狩猎松鼠或其他低智商小动物那样去主动寻觅它们,它们往往会在被你发现之前率先发现你并躲得远远的。比较常见的办法是用蓝牙扩音器播放野兔或者郊狼的叫声,藏匿在下风处等待它们的出现,也就是Call Coyote。



当天除了不知名的小鸟和苍蝇,我们什么动物都没看见。


野外狩猎是件很考验运气的事情,Hunting这个词更多含有“寻觅”的意思,大多数的时间里都在寻找动物的踪迹,关注日照强度、风向等天气变化,隐藏自己气味和声响,是对技术、耐心、毅力和体力的多重考验。



空手而归,多少有些意兴阑珊,没有做饭的心情,于是就着啤酒吃了点事先准备的冷餐。荒野里没有信号,我们边吃边听之前下载的Joe Rogan对Glenn Villeneuve的访谈。我们之前很喜欢看Life Below Zero这部真人秀节目,对这个在阿拉斯加森林里独自生活了好几年的男人颇有好感。


他的食物来源主要是冬季狩猎的驼鹿或驯鹿,一只可以满足6个月的饮食需要,而维生素和膳食纤维则来源于鹿胃中半发酵的“植物糊糊”,很难想象这东西是什么味道。关于阿拉斯加黑暗料理,有份研究报告叫做The Alaska dietary survey,感兴趣可以看看。


第二天


7:30起,用小气炉煮了咖啡,喝完便立即出发。整整一上午只看到1只小地鼠,我躲在一棵大金棒兰后面,听着扩音器里时不时响起的狼嚎,百无聊赖地用瞄准镜观察地鼠变换各种姿势晒太阳。



内华达的荒野里布满了低矮灌木,仙人掌,约书亚树和金棒兰,这些植物丛中生活着无数地鼠,蜥蜴,棉尾兔和杰克兔,这些小动物又吸引来了郊狼、豹猫甚至山狮,构成了丰富多彩的生态圈,使这片看上去广袤而贫瘠的土地生机勃勃。


傍晚时分看到2只杰克兔,但并没有多做停留,继续驱车向北。因为这里距离著名的51区不远,那里以关于外星人和UFO的神秘传说而闻名,我们打算前往外星人主题宾馆Ale Inn露营。



途径Oak Springs Trilobite Site,这个小公园里有条长约1公里的徒步小径,小径的尽头铺满了碎石块。这里曾经是海底,因此可以在这些石块中发现大量史前海洋生物的遗迹,撬开一块说不定就能找到值得收藏的完整三叶虫化石。



公园免费,将发现的化石作为私人藏品带走也完全合法。我们戴着头灯和小凿子在这里玩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冻得鼻涕横流、瑟瑟发抖,才终于依依不舍地离去。


没想到在前往Ale inn的高速路两边一连看到了6只杰克兔,我们立即决定就近找地方露营。当晚气温很低,但我们准备了12V直流充电电热毯,提前预热,再加盖两床羽绒睡袋,超级暖和!


第三天


依旧早起,清晨最珍贵的打猎黄金期绝对不能错过。行驶了没多久就接连看到两只杰克兔,Andrew忍不住下车追赶,当即收获了一只。



更没想到的是,这也是今天唯一的一只,大概刚起床的兔子比较笨?


黑尾杰克兔和灌木丛的颜色相似,躲在里面的时候很难发现,只有奔跑的时候才能看见。它们后腿发达,奔跑速度极快,由于天性使然,每次又都会停在灌木丛边,所以经常跟着跟着就不见了踪影。


后来我们发现兔子们很喜欢啃这种仙人掌,每一株附近都留有大量的兔子便便,我们尝试过“守株待兔”,但效果并不好。


△杰克兔啃食仙人掌的作案现场


我端着AR15在无边无际的荒野里徒步好几公里,跟踪了6-7只杰克兔,全都无功而返。悻悻地回到车里,发现Andrew也没有新的收获,于是我们决定先找个满意的位置把车停好,测试一下新入手的太阳能供电系统。



当天有薄云,两块100W太阳能板的充电电量最高可以达到160W,远远超过车载冰柜的负载,太阳下山前直接把电池充满了。


日暮时我们在离一个小山坡不远处听到了狼嚎,感觉它就在山坡的另一侧,Andrew试着用杰克兔的叫声吸引它过来,结果事与愿违,最后一声狼嚎听上去已在“千里之外”。一转头,绯红的夕阳已经低垂在天边,远山如黛。



晚餐是清晨猎到的兔子,加入佐料以及装在冰柜里带去的杏鲍菇、红薯、洋葱、玉米粒煮了3个小时,特别鲜美。野味一定要彻底烧熟,炖煮是最保险的方式。


餐后出门遛弯,发现野兔们似乎又和清晨时一样处于贤者时刻,由于它们看不到我们头灯的红光和绿光,并不会被光线惊扰,我们慢慢接近时,它们也不急于像白天那样飞也似的逃走,而是蹦跶两下,挪个位置,继续啃仙人掌或灌木上的嫩枝。


值得一提的是,内华达州的某些郡允许在夜间狩猎非保护动物,我们所在的地区就允许夜间狩猎黑尾杰克兔。



日落,月升。


荒野被黯淡的微光照亮,我们仍看不清灌木丛中的细节,大多数动物却能把我们看得真切。


满月之时出门打猎,实在不是个好主意。



第四天


按照计划,这是此次行程的最后一天。我们决定先去营地附近的山里等待郊狼,静坐了一个小时,依旧没有任何收获,只有一只乌鸦循声而来,好奇地在我们头顶盘旋了几圈,我们拿出模拟乌鸦叫声的哨子逗了它一会儿。乌鸦真的是很有趣的鸟,聪明,好奇心重,爱凑热闹。



Andrew说它们就像熊孩子一样,我觉得这个形容实在是太贴切了。内华达州允许狩猎乌鸦,但需要购买猎照,而且只能用霰弹枪。


之后我们分头行动,Andrew很快就打到了今天的第一只杰克兔,而我一上午徒步了4个小时只看到2只,中途还被附近的山峦吸引,独自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


从山脊上俯瞰这片旷野,明显能看到一片绿色的灌木丛,像一匹水葱色的绸缎般从焦黄的背景中脱颖而出,想必是雨水流经的地方,应该能发现不少动物的踪迹。果不其然,下山后走入那片高大的灌木丛,在里面发现了新鲜的郊狼粪便。



中午无心做饭,简单吃了些坚果和零食,Andrew见我至今颗粒无收,决定和我一起行动。我们共同向有山坡起伏的方向走,被惊扰的兔子会向坡上奔跑,当它们位于高处的时候更容易被看到。这个策略非常有效,很快,Andrew就又收获了两只!


一只从我身旁开始起跑,但很快就翻越了我前方的小山坡,到达我的视野之外,而Andrew正好在山坡的侧面,果断开枪。而另一只是当我走进一个小山谷的时候出现的,先是在我的眼皮底下直线冲下山谷,然后一个急转弯,又冲上了旁边的山坡,全程位于我的视线范围内,在瞄准镜里却跟不上,气得我直跳脚。这时候Andrew才告诉我,我的瞄准镜最低度数是4倍,更适合狙击远距离猎物。而他的是2倍,更适合打近距离移动目标。


△我的枪,4-12倍镜

△之前在拉斯维加斯郊区练习


我决定换他的枪试试。但说实话,我当时有些灰心丧气。我对他的枪完全不熟悉,几天来徒步超过50公里,加之上午独自爬山,身体已经十分疲惫。他去捡之前打到的另一只兔子然后返回,我继续尝试,约定随后在车里见。


我又看到了一只兔子,端起枪想要瞄准,耳罩太厚和枪托撞在一起,眼镜边框又正好横亘在视野中间,只见它蹦跳了两下就消失在一堆堆无差别的灌木丛间。我又气又急,对自己失望透顶,4天里我只打了一发子弹,没有击中任何猎物。回到车附近,Andrew在处理他打到的3只兔子,我摘下耳罩,卸下弹夹。心想这次就算了吧,下次一定要戴隐形,还要换个更适合狩猎的耳罩。


此刻距离日落大约还有一个小时,处理猎物也需要一段时间,我看着渐渐柔和的日光,忽然改变了主意,决定再试一次。


我端着他的枪向附近的小山坡走去,一直走到坡顶,什么也没见到,估计是之前的动静把兔子都吓跑了。一时没想出什么好策略,又向返回车的方向走,但预留了大约45度的夹角,以备万一发现猎物可以随时开枪。



就在这时候,我看到前方树丛里有动静,立即举起枪,在瞄准镜里捕捉到了兔子的行踪,果断扣动扳机,看到它跃入旁边的灌木丛中,又补了一枪。当我放松手臂,重新上好保险,唯一能确定的是我在镜头里看到了一撮兔毛在灌木丛上飘荡,这说明我或许是打中了。


我脑中一片空白,怔怔地向子弹飞去的方向走,走着走着,我看到地上躺着一只大兔子,我终于打中了!一阵狂喜直冲头顶,激动地大喊起来,Andrew也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过来,为我拍了张身长腿短的照片。



之后在他的指导下,我自己动手解剖了猎物,留下了兔腿和皮毛。其余的就交给荒野吧,郊狼们今晚可以大快朵颐了。


最后说明一下,霰弹枪更容易打到近距离移动的兔子,这趟行程完全是因为没有见到郊狼,又没有带霰弹枪而变成了用步枪打兔子。狩猎需要具备良好的射击习惯,建议在有一定固定靶、移动靶的射击经验后再尝试。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9日
评论
0

还没人评论呢

收藏成功